冰山上的Adela

A文韬:

倘若迷路,我愿坠入桃花深处(上)

我们从出生开始,

就踏上了人生这个冒险的旅程,

跌跌撞撞,时快时慢。

路途中无数的风景际遇,

慢慢的丰富着我们的记忆。

温暖的,冰冷的,有阴天,有晴天。

走得累了,就歇一歇,总会有重新上路的力量。

路面颠簸不平,就换一条。

有时候在岔路口,

左右思量,选择了一条可能是错的路

但是也没有关系,

如若不迷路,怎见桃花源?

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”

澍先生:

高原孕育着雪山,给予雪山万丈光芒,照耀着藏地一座座寺庙,带去希望与未来。

谢松汕(桂林大河):

《仙境黄山》
第一次登上黄山,我一个人在这个无栏杆的悬崖边蹲守了六天,无论寒风凛冽,雨雪纷飞,就在最后的一天,云海不断变化,我被眼前的美景美哭了,我没吃早点从6:20一直拍到晚上7点,幸好中午两点朋友高剑辉给我送饭来了,才吃两口,云海有上来了,我扔下已经冷了的米饭,又屏住呼吸加入了战斗中,直到最后的夕阳西下,我拍摄到了我心中梦幻而又仙境般的黄山。

Ragnar:

它应该是全世界的最出名的树了。

你能感受它的孤独吗?